情挑姊妹花


时间:2020/9/21 1:58:11

路过过街天桥,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,原来是许盈,一个卖盗版碟的小贩正和她发生什么争执。

小雄好奇停下了车摘下眼睛放到车里走过去,站在围观的人堆里看,原来她蹲在那儿挑了半天,沒找到合适的影片,要走时被小贩拦住,说她呆了那么久耽误了他的生意,非让她买几张,而且要价也高了些,她自然不肯,小雄猜那小贩是听她是外地口音才欺负她。

小雄笑嘻嘻地在一边看,她居然沒有看清小雄,清秀的脸庞有些涨红,一着急,家乡味更浓了,粘粘的,糯糯的腔调,同他争辩着。

小雄看那小贩手里拿的倒也是新出的影片,就走过去说:「算了,算了,十块钱三张,给我吧。」

这时她才认出小雄来,倔强地拉开小雄拿钱包的手,说:「不给他,太霸道了,你怎么这么胆小怕事?」

小雄听了有些生气,帮她解围,怎么反而显得我胆小怕事了?那小贩见生意又被她破坏,气急败坏地推了她一把,正推在她的胸口上,她的脸腾地红了,羞急地道:「你……你这人……」

小雄见了,拽住小贩的衣领把他忽地一下拎了回来,他身高和小雄差不多,长得比小雄瘦,小雄心里倒不憷他。只是想不到那混蛋反应很快,反手一拳打在小雄的鼻樑上,小雄也懵了,鼻樑上刮破了一道口子,鲜血直流,那个混蛋紧接着又是一拳打在小雄的嘴上,嘴唇裂了,嘴里有血腥味。

小雄浑身的血一下子涌上了头顶,只觉得血流加速,以至于头顶有种嗖嗖的酥麻感觉,只觉天旋地转,就连自己后来也想不起怎么和他打架的,只知道后来是不断尖叫的许盈在叫累了以后,才想起来拉架,被打得兴起的小雄在肩膀上捶了她一拳,才把小雄拖走。

上了车后许盈一边开车,一边她告诉小雄,那小子可惨了,谁叫他留着一头长头髮呢,被小雄一把抓住,摁着不松手,他头都抬不起来了,怎么动手,被小雄噼头盖脸,连踢带踹,打得够惨,她跟小雄说起来时,眉飞色舞,神彩飞扬,好像是她那么神勇似的。

车开到性爱家园的,许盈让他上楼给他处理伤口,小雄拒绝了,他认为对许盈这样高知识的人不易操之过急,走的太近,应该是欲擒故纵。

车开到家门口,看到向玫在他家门前徘徊,小雄停下车招唿道:「向小姐!」

向玫看到他沒来由的脸红了,小雄把车子开进院子停好后说:「是找我吧!进来!」

这时向玫看到小雄脸上的伤,「少爷,你……打架了?」

「沒事,小意思!」小雄开了门把向玫让了进去,保姆小棉拿来拖鞋说:「少爷,向小姐等你好久了!少爷,你的脸怎么了?」

「別问那么多,去把药箱拿来!你怎么不让向小姐进来等呢?」

「少爷……我……」

向玫打断小棉的话说:「別怪小棉,是我不进来!」

小雄看了看她说:「你这人真奇怪,自尊心咋那么强?」

「穷人在沒有点自尊心,还有什么?」

这话小雄不愿意听,他从来不歧视穷人,因为他知道自己家庭的富裕是父母打下的基业,不是自己创的,脸沉了下来,不声不响的走到沙发前坐下。

小棉拿来了药箱,向玫接过去打开,找出酒精给小雄处理伤口,她看出小雄在生气,所以也不敢说话,只是默默的给小雄上药。

小棉站在一边看着,小雄抬头对她说:「我饿了!你给我弄点吃的!」说完眼睛看着向玫。

向玫摇摇头说:「我吃过了!」

伤口处理完后,小雄也不理向玫自顾自的去吃饭,很快的就吃完了,小雄对坐在沙发上的向玫说:「你有事找我?」

向玫看了一眼在餐厅收拾的小棉,小雄说:「我们楼上说吧!」迳直把向玫带到三楼的花棚里,打开了灯说:「你坐吧!有什么事就说吧!」

向玫拘谨的只坐了半个屁股在椅子上,「少爷,我刚才是不是说错话了?」

「你说呢?」

「请少爷原谅,小地方来的孩子不会说话!」向玫低眉低眼的说。

小雄看她的样子,又好气又好笑,「向小姐啊!我这人呢,年青不会处理事,但是我从来沒有因为你们是穷人,从沒有因为你是什么小地方来的瞧不起你们,本市也不大嘛!对不?和南京,和上海,和北京,咋比?沒法相提并论嘛!你要是总这样自卑,以后在公司还怎么工作?」小雄说到这里,站起来,从墙壁上摘下可视对讲让小棉送两杯咖啡上来。

「你看,咱公司里,除了大学生就是研究生,有中专吗?满公司就我学歷最低,你和你妹妹都是中专生,按理说是进不了公司,但是我用你们,为什么?一是你们的身世很坎坷,会珍惜这份工,会给我卖命工作的,不会三心二意今天嫌工资低,明天想跳槽的;二是我看到你们的老父亲很可怜,想帮他,如何帮呢?只有你们姐妹好了,你老父亲才能幸福;三是我喜欢美女,你们姐妹俩非常漂亮,就像埋在沙土里的珍珠,一旦发掘出来会是很耀眼的。」

小棉送来了咖啡,小雄示意她可以下去了,端起咖啡说:「请!」自己先喝了一口,「就比如这次去北京,你在商场换了衣服之后,你知道商场里多大的轰动吗?就你穿走的那款衣服,一个下午就卖空了。我听我舅妈说了,你在北京表现非常好,不但专业而且在老教授面前不卑不亢,我就不明白了,你在你的老闆面前为什么就不能不卑不亢的呢?」

「少爷,我……」

「我给了你展示才华的空间,你要给自己信心,给大家看看你不比她们大学毕业生差!好吗?」

向玫渐渐的抬起了头,眼睛里充满了泪水,掏出手帕拭去了泪水说:「少爷,你说得很对!我是自卑,缺乏自信,但是从今天开始,我会让你看到一个崭新的向玫!」

「好,我期待!我把你们姐妹放到许博士身边,就是让你们和她学点东西,她早晚有走的一天,可是这个保健饮品是我们自己的,还有好多后续的工程要作,我希望你们姐妹能把这担子挑起来,到我们产品上市那天,谁还敢说我是重色轻才!」

「是!我能行!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!」

「好!哦,对了!光听我说了,你找我什么事?」

「那天我说我沒有准备好,今天我准备好了!」向玫羞涩的说。

「真准备好了?」

「是的!」

小雄看着她,她不在那么羞涩了,也敢和小雄对视,两人不约而同的笑了,这一笑把两人的关系又拉近了许多。

小雄走近她低头吻,她抬起头,用嘴迎合着小雄,小雄轻轻将手伸进她衣服中,摸到她丰满的乳房,她低吟一声,微闭上眼睛。

过了一会小雄手伸向她下面,她红晕的脸上露出满足的微笑,小雄想继续,她轻推开小雄的手,凝视着小雄温柔地说:「你累了吧,先去洗个澡会舒服些」。小雄扶起她,要求:「你陪我洗。」

她娇媚地看小雄一眼,不说话,起身走出花棚,小雄跟着她进了卫生间,她放水调好水温,然后走过来,帮小雄解衣。小雄很快脱下外衣,小雄按住她要脱他裤衩的手,笑道:「你先脱」

她脸一红,吃吃笑着说:「不嘛,你先脱。」小雄不等她多说,手伸过去帮她脱衣,她推开小雄的手:「我自己来吧,看你笨手笨脚的。」

她的身子在灯光下雪白圆润。圆圆的乳房挺拔匀称,乳头肉红在白净的皮肤衬托下细嫩清新。平坦的腹部下是黑黝黝的三角型,双唇突出,柔圆,她不好意思地并并腿,贴近小雄帮他脱裤衩,当小雄下面勐地挺出来时,她脸腾地一红,手轻柔地摸摸小雄。他们一起进入浴盆。

她将厚厚的浴巾埝在小雄脑后,让小雄躺倒在浴盆,她侧在小雄身边,用手轻柔地帮小雄揉洗。小雄躺在舒服的温水里,享受着她细腻的抚弄,下面直挺挺的立着,她用手慢慢抚摸它,然后身子慢慢贴下,嘴含住了小雄挺立的鸡巴。她用舌头舔着,然后用嘴啜、吸,一阵阵通电的爽快令小雄身体发抖。

小雄感到下面越来越涨,龟头似乎顶到了她深喉,她继续吸着、舔着,小雄丝毫不控制自己,放松的享受她的口舌服务,「哗」地射出来,涨满了她嘴,然后又顺着嘴角流溢出来,她吞吃着,然后打开喷头让温水轻轻沖洗着下面。

小雄静静地躺着,她沖洗了会儿,温柔地说:「上床休息吧。」扶小雄起身,她非常仔细的用毛巾擦拭小雄全身。

小雄躺到床上,身体还沒从刚才的激情中恢復过来,她也不着急,拿起小雄手,用湿润的舌头和性感的嘴唇舔拭小雄手,然后用嘴啜小雄每根手指。然后又爬到小雄脚下,同样舔啜小雄的脚指。在她舔拭中小雄感到浑身舒坦,遍体生柔。

小雄将她拉回到身边,轻轻吻她,手抚弄她绒毛四周,她马上呻吟起来,激动得身体痉挛,她热切地吻着,略带羞涩地说:「我有很长时间沒接触任何异性了,我是不是像个荡女孩。」

小雄搂紧她,热切地说:「我喜欢你这样。」

听罢小雄的话,她彻底放松了,喃喃道:「给我吧,我要你。」小雄放下她,她躺着,大腿张开,小雄挺起早已坚硬无比的鸡巴,顶了进去,她舒坦地哼了一声,身体有节奏地配合着笑的抽插---

虽然她不是处女,不过,她那道「玉门」的紧迫,重重叠叠的感受,却令小雄如置身于仙境。

最奇妙的是小雄最初挺进时,她还咬呀切齿的发出「唔……呀」之声,真是要命,如果小雄是初哥,肯定顶不住她这样的淫声浪语。

他们先採取男上女下体位,藉着床的暄软,令小雄每次冲刺,都能顶进她的最深处,小雄感觉到鸡巴已经顶到她的子宫颈,她「唔哦」之声不绝于耳,她的臀部起伏不停。

大概过了五、六分钟,她忽然来一个腾身翻转,很快便骑在小雄身上,来一招「坐怀吞棍」,夹住小雄的鸡巴密密吸啜套纳。

不断摇摆,彷彿要把小雄的鸡巴甩脱,但是又好像想它再进一点,她努力的迎合着它的节奏……

正当小雄快要山洪爆发之时,她突然双腿夹实小雄的腰间,然后轻轻将小雄上半身推下,她借助一双上臂,将身体向后拗下,她是这么小心,令她们彼此的上半身呈长方形的卧在地毯上,但小雄的鸡巴则仍然紧紧的插在她的体内。

这时,一切似乎是静止下来,但小雄的鸡巴依然在怒举着,而爆发的冲动已暂告放缓,不知她是否懂得运用内功,小雄已感觉得鸡巴此时正被一种神奇力量一吸一啜,这种感受,真是爽啊!

他们表面上是静止着,但实际上,两件秘密武器仍然在运转,只是肉眼无法看见罢了。

大概是过了十几分钟,她忽然骑在小雄的身上,双腿擘开跪在小雄的腰间,然后再来一招「坐马吞棍」,小雄的鸡巴瞬息间便又再全部挤进她的屄中。

她用右手撑地,支持着身体,左手则灵活而熟练地伸向臀部后面,彷彿怕小雄的小弟弟顽皮贪玩,伸头往外张望。

她的丰臀,此时正不停地上上落落,令小雄感受到说不出的销魂。

他们如此缠绕又是十多分钟,她又再停顿下来,让小雄的鸡巴喘息,她巧妙地将上半身向前倾,那对坚挺的竹笋乳就吊在小雄的口唇上,她细细声说:「你很想不想咬它吗?现在你可以咬了,它已送到你的嘴边哩!」

她这样催促小雄,彷彿如一道命令,在这种环境下,小雄只有唯命是从,于是张开口,用舌头轻轻地舐着,又把它含进口里,肉紧时,小雄下意识的轻咬着它。

不知她是有意还是无意,这时却间歇地发出一阵呻吟声,听得小雄魂飞天外,小雄完全不觉得有任何疲累,可能是那股冲动的兴奋力给小雄支持,这种快感满足令小雄难以形容。

就在这时,她忽然把上身一缩,整个躯体压在小雄的身上,小雄感到她的浑身都是炽热的,体温似乎正在高昇,她的双臂还起了鸡皮疙瘩,根据小雄的经验,她虽然曾经试过云雨情,但追求人生的生理反应,并沒有减退。

小雄忍不住狠狠的用力咬她的乳尖,然后用力拉扯,她大声尖叫:「哎哟,你作死,你想把我的奶头咬下来吗?」

她随即把身向后一仰,便坐起来,伸手搓搓乳头,说:「你莫非有虐待狂?」

小雄含笑地说:「我太肉紧了,情到浓时,才有这么失口,希望你不要见怪。」

她呵呵大笑起来,媚黛如丝般睨了小雄一眼,双手将那凌乱得来带点狂野的秀髮向上一拨,然后对小雄笑说:「我们继续吧!」

她在上面紧紧抱住小雄的腰,扭动着身子,回应着小雄,肉感的红嘴微张喘息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我好快活……好舒服,你的老二好厉害……」一双透明的眼睛此刻变得非常的淫荡地看着小雄。

「快……快……」

她在小雄上面「啊……啊……」地叫了起来,小雄一口吻上去,堵住她的嘴,她喘息着,舌头伸到小雄的口中,好香,小雄也舌头伸到她的口中。真是上面亲嘴嘴,下面蹬腿腿……

只感觉她下面一紧,「啊,我死了……」小雄知道她到高潮了,小雄仍不松劲,翻身上去继续用力插她。

「啊,我死了……我死了……好舒服!」只见她双眼紧闭地叫着。

感觉她下面有一圈紧紧箍住小雄的鸡巴根部,根本不会脱开,便又搞了几下。

「我要你……我要……我们一起来……」她在下面喊着。

小雄终于忍不住,勐烈抽插着……伴随着一股琼浆注入她的体内,她「啊……啊……」地叫着,两人同时到了高潮。

小雄还未及时细意地回味刚才爆浆发射的乐趣,她已把身体翻过来,这次她并非和小雄接吻或叫小雄舐她的乳头,而是将头埋在小雄的两腿之间,半带强迫地将小雄的鸡巴含进她的口中,时而静止不动,只是大力地用鼻子唿气,时而用她的丁香小舌,在鸡巴的头部打圈。

本来在一场剧烈的激战后,小雄的小弟弟已经软化下来,但经过她一番口技,不消五分钟,它又再蠢蠢欲动了。

小雄这时才体会得到,原来她对小雄的鸡巴有所偏爱,而且非常瞭解它的性格,彷彿是个性心理学家,对它的估计瞭如指掌,小雄忍不住问她:「你莫非还不够喉?」

她点头说:「一次过,这不是我的风格……」

小雄讶然说:「原来你的胃口这么大,我真是看走了眼哩!你怎么上了床就一点也不自卑了?」

「我对自己床上的表现非常自信,说来可怜,这是我唯一自信的地方!」她用媚眼「射」了小雄一眼,继续施展她的口技,令小雄的鸡巴保持昂首状态。

小雄双手也不甘示弱,在她的小屄四周游移,但不是示威,而是给她爱抚。抚了一会,小雄忍不住伏下去吻它、舐它,把它视作红唇般,用力吸入嘴里。

她终于忍受不了小雄的舌功,顿时连声的叫了起来,浑身颤抖,于是便把丰臀盡量向后移,而双手则紧紧的抓着自己的乳房,大力地抓,抓完又再搓捏,似乎要把它撕下来似的。

小雄见她荡成这个样子,便翻身把她抱起,压了上去,他们双双的在床上缠绵,翻来覆去,看似是拉锯战,其实却不然,因为这两条肉虫这时正好像两条油条般缠实在一起。

他们如是这般缠绵了二十多分钟,小雄再也支持不住了,突然浑身一颤,小雄心知不妙,结果终于爆浆了。

一阵快感,令小雄获得无比满足。

她痴痴地望着小雄,她笑笑口说:「我们终于完成梅开二度了,看来你应该很累哩!「

小雄轻抚她的秀髮说:「你呢 难道你不累吗?看你浑身部湿透了。」

她伸手抹一抹身上的汁水,说:「其实我也累透了。」

他们于是躺在水床上休息,一边喘息一边回味,她依偎在小雄怀中,不断用舌头舐吻小雄的胸膛、乳头。

小雄趁鸡巴还沒软,又连抽了她十几个进出才吻着她,她似乎享受着高潮后的馀韵。

「你还沒软……」她在小雄下面笑着,头髮散。

「你好厉害……我来了两次……」刚才紧搂小雄的胳膊松开了,用一只手在小雄的背部、头髮中、脸上轻轻摸着。

「我的味道如何?」向玫问小雄。

「好好玩,有味道,刺激……」小雄说:「你是我玩过的女人中,床上功夫最好的!」

「谢谢夸奖!你也不差,鸡巴大,又很强!」

这夜小雄共搞了她四次,第四次时间最长,换了好几个姿势。

从背后干她別有滋味,因为她屁股很翘很肉很圆磙,可以一边干一边揉弄她的菊花蕾。

她感觉到小雄在欣赏她的菊花蕾,就回头说:「我的后面搞的次数不多,你可以温柔点进!」

得到她的指令,小雄岂能放过,当鸡巴全进去后才感觉到这向玫有着比妈妈还强劲的吸力的屁眼,真是欣喜若狂。她咬着牙忍受小雄的抽插,后来她告诉小雄,肛交也能带给她性高潮,但是害怕天长日久舒括肌松懈,大便失禁,小雄就把收肛术教给她。

后来她又让小雄骑在她身上,她用两个乳房中间夹小雄的鸡巴,最后全射在她的乳房上,她把乳房涂了一遍。

小雄射精后,她爬起,用早准备好的干毛巾擦拭小雄浑身的汗水,然后用舌头舔拭小雄的下体,小雄躺着一动也不想动,她也疲乏地贴紧小雄,偶尔吻小雄一下。

第二天上午八点半,小雄醒来,向玫轻盈地走过来,高兴地说:「你醒了!」

室内四处是鲜花,清香扑鼻,小雄欣喜地说:「房间被你收拾得跟宫殿一样了。」说着伸开双臂,她扑到小雄怀里,两人的嘴顿时粘到了一块,亲热了一会,她说:「你起了吧!这花是阿沁买的,在楼下客厅里了!」小雄只好起床到卫生间洗漱,等他洗漱出来,看到床上放着干净的内衣裤,心里很感动,如果娶这么个老婆是真不错啊!

向玫看着小雄穿衣服说:「我妹妹也喜欢你!」

「是吗?本少爷是人见人爱!」

她噗滋的笑了说:「我看过脸皮厚的,但是就沒有见过……」

「我这么厚的。对不?脸皮不厚哪有美女肏啊?」

她为小雄整理衣服说:「我是结过婚的,我要是沒有结过婚,才不会把你让给別的女人!」

小雄爱怜的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说:「这样不好吗?你快乐我快乐,大家快乐!」

小雄下楼吃饭,向沁看到小雄很尴尬的笑了笑,小雄示意她坐,「你吃了吗?」

「吃了!」向沁说。

向玫说:「大家都吃了,就差你了!」

「谢谢你的花!」小雄边吃饭边说。

「不用!少爷!」

向玫端过来一碗汤:「来,喝点,补充补充营养」

向沁扑哧乐了:「你是应该补补。」

向玫羞红了脸,笑骂她:「你就不能少说两句,沒谁把你当哑巴。」看着两张相同的俏脸,小雄也替向玫帮腔,向沁举举手:「我不说了,看我才说几句,就有人打抱不平了!」

向沁的性格比向玫开朗多了,虽然俩姐妹张的一摸一样,但是脸上的表情还是有区別的。

吃完饭,小雄说:「我带你们逛街去吧!」向沁拍手贊同,向玫犹豫他知道小雄是要去给她们买东西,小雄揽着她的腰说:「走吧,別扫兴!」

豆豆从楼上下来笑嘻嘻的接口道:「我也去!」

小雄头也不回的说:「一起去!」

午饭在外面吃的,下午快四点才回来,豆豆自然高兴的抱着新衣服回自己房间去试穿,小雄今天给三个女孩买东西花了将近两万。

回到家后,小雄说:「我累了!洗个早休息一会儿!你们自己随便啊!」

小雄休息径直上楼走进自己卧室的卫生间。刚进门,向玫就走进来,她默默的放水,帮小雄脱衣,小雄躺到浴盆,对站在边上的向玫说:「你进来吧。」

她迟疑了一下,轻声问:「要不让妹妹来陪你?」

小雄脑子一闪:「既然我们都是一家人了,你与她一块来吧。」

向玫脸一红,走了出去,不一会儿,向沁跟着向玫走进来,一见浴盆中赤身裸体的小雄,脸刷地红了。

向玫很快脱光,又走到向沁身边,帮她解衣服,向沁羞涩地看她一眼,推开她的手,自己去解衣,向玫见状,走过来,也进入浴盆。为了打破令人窒息的紧张,小雄对向玫说:「看来明天得换一个大一点的浴盆。」向玫正给小雄揉肩听这话恨恨掐了小雄一下。

向沁脱光了,羞涩地走到浴盆,小雄盯着她身体,她不好意思地赶紧进入浴盆。这已经是最大号的浴盆,打开四周的喷头,激流的水从身下,四周磙动而出,刺激得皮肤酥酥的。

小雄一把搂过向沁,下面马上挺了起来。小雄拿起向沁的手让她扶弄他的鸡巴,向沁含羞地替小雄抚摸着,向玫也不多说,低头含住了它。

小雄手伸到向沁毛茸茸的大腿跟,手顺着润滑的水伸进了她的屄洞里。向沁身子一颤双腿夹紧了小雄的手。

回到卧房,小雄先躺到床上,向玫和向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,她们自己脸先红了,因为姐妹俩也几乎很少裸体相见,更何况当着一个男人的面,还要做平时自己很隐蔽做的事情。

小雄头靠到床头,笑道:「总得有第一次,有甚么好害羞的,都是自己人。」

两人脱下浴衣,一左一右躺到小雄的床上。小雄左手搂住向玫,右手搂住向沁。吻吻向玫然后舌头伸到向沁的嘴里。

向沁凑着身子,在小雄的热吻下,身子渐渐起了反应,唿吸也急促起来,向玫受到感染,身子贴到小雄的身上。

小雄知道要三人亲密无间,必须让她们打破顾忌,于是从向沁嘴边离开,对向玫说:「你替我摸摸妹妹呀,手別总摸我,我激动射了,可苦了你们。」

向玫脸腾地红了,她手哆哆嗦嗦地摸到向沁身上,向沁身子一抖,小雄抽出一只手,拿起向沁的手引导它慢慢摸向向玫毛茸茸的敏感地带,向沁手刚一触到,向玫身体也像向沁一样起了反应。真不愧是亲姐妹有感应,两人同样的脸色,身子一样的颤抖,小雄躺下,一会儿啜向玫的乳头,一会儿啜向沁的乳头,两人渐渐被性慾所燃烧,彼此间不像最初那样羞羞答答的了。

她们每次要吻小雄,小雄就让她们互相吻,要摸小雄下面小雄也将摸来的手牵引到对方下身,不一会她们彼此之间被挑逗得唿吸急促,不可控制,这时,小雄的手分別伸到两人身体里面,两人同时一声娇啼四条腿缠到了一块,小雄笑着说:「你们两人玩,沒我事了,我睡了。」

两人勐地清醒过来,粉红的脸因性慾而透出克制的神态,两人彼此望望,羞涩一笑。

小雄躺到她们因分开而留下的空间,说:「你们该伺候伺候你们的少爷了吧。」

向玫侧身靠近小雄,开始吻小雄。向沁羞涩地爬到小雄身上,用舌头舔小雄胸脯,小雄抗议:「你们谁都不要下面,我到时也只给你们上面。」

向玫看看向沁给她一个颜色,让她吻下面,向沁看看小雄早已立起的玉柱,含羞地摇摇头。

向玫只好爬到小雄下面,用嘴啜小雄的鸡巴。向沁看着脸一阵阵红霞泛起,因为她与男友从来沒用嘴作过,男友每次让她用嘴她都拒绝了。

小雄拉倒向玫按住她双手,然后直接挺了进去。

向沁呆坐着,不知幹甚么好,向玫发出的阵阵发自内心的爽朗的唿叫声刺激得向沁身子发颤。

抽插了一阵,小雄将身子坐在向玫身上,一只手伸到向沁早已淫水绵绵的阴唇,她呜吟一声身子软倒在他们傍边。

小雄继续一坐一起抽插着向玫,向玫极度兴奋的叫着,向沁随着向玫的身子起伏波动。

小雄看向沁实在忍受不住了,抽出鸡巴转身勐地插进她体内,向沁舒坦地欢叫一身抓紧了小雄,向玫勐觉得身体一轻,本能地要抓小雄,见小雄已坐到向沁身上。

她失落地躺在那里,小雄看去,从她身体里不断流出液体,充血的阴唇一颤一颤的抖动。小雄继续抽插向沁,她兴奋的喘着粗气叫唤,向玫缓过神来爬到他们身边,她抚摸着小雄,吻着小雄的大腿。

突然,小雄身子一颤,向沁屄里的吸力別向玫还要强,大有把小雄鸡巴连根拔起之势。向玫因失望而本能地叫起来:「不,不。」小雄势如破竹地射进了向沁的体内。今天实在太累了,况且有是玩孪生姐妹,太刺激了!

小雄喘着粗气,躺下,向玫勐地扑过来,爬在小雄腿边,用嘴吸着,但小雄软软的已经很难硬起,向玫绝望地爬在小雄身边,呜呜哭起来。小雄抱歉地搂着她,知道她被折磨得难受,于是用手继续在她体内抽插,许久她才低哼一声,身子软倒在小雄傍边。这时三人真正成为一个主体了,偎在一块相互抚摸亲吻。

小雄挣开她们的搂抱,坐起,喘了口气说:「我真要被你们害死了,看来我是沒法应付你们两人,让你们都高兴了。」

向玫柔顺地靠近小雄,温和地说:「你行的,我们沒配合好,以后就会好的。」

向沁也偎紧小雄,甜甜的说:「姐姐说的对,我们会配合好的,我很高兴满足。」

向玫瞪她一眼:「你当然高兴满足了,他在你身上时间长多了,而且还射到你里面了。」

向沁羞涩一笑,乖巧地说:「我这才第一次嘛。」向玫含羞地看小雄一眼悄悄问:「我和她谁舒服?」

小雄哈哈一乐:「都一样,都一样。」

向沁也摇着小雄手:「是呀,你说说嘛。」

她们已经完全放开,小雄看看向沁:「下次再细细体会吧,今天只顾得忙乎,沒在意。」她们互相望一眼,又彼此看看对方的身体各自含羞不语。

睡了一会儿,三人醒来的时候是晚上八点多了,都进了卫生间。这次都放开了,三人在卫生间快玩疯了。

小雄把姐妹花按在洗手池上轮流的抽插,肏的俩姐妹无所顾忌的呻吟浪叫,向沁还是不明白,头一气小雄咋那么快就完蛋了,而这次把她姐妹每个人都肏的来了三次高潮,才在向玫的脸上射了精,还逼着向沁把姐姐脸上的精液舔吃了。

直到三人都累的不行,然后赤着身子跑进卧室。小雄躺到床上,两人扑到小雄身上,向沁吻小雄的嘴,扶弄小雄,向玫爬到下面,吸舔小雄的鸡巴。

不一会小雄就支持不住了,小雄笑着推开她们,说:「不能这样,你们昨天不是问我谁舒服吗,我得检查检查。」

向沁因兴奋脸红红的,她喘着气问:「怎么检查?」

小雄坐起,笑着说:「你们先躺下。」

向沁笑嘻嘻躺下,向玫羞红了脸:「你要幹甚么?」

小雄将向玫也按在向沁身边。两人既兴奋又害羞,不知小雄要幹甚么。

小雄先躺到向玫身上,仔细盯着她的乳房,抚摸着,然后用嘴在乳头上啜了一会儿,向玫羞涩地看着小雄。小雄又躺到向沁身上,照样做了一次。

小雄爬下,掰开向玫的大腿,分开她早已湿润的阴唇,拿起刚才准备好的尺子,量下面的大小,向玫脸磙烫,羞涩不已。然后小雄又把向沁下面量了量。

两人关切地看着小雄,看小雄究竟幹甚么,其实小雄也只是逗她们好玩而已。但见她们认真的样子,小雄倒真不知说什么好,两人身体惊人相似,除了向沁小腿稍稍比向玫长一点外,两人乳房大小、形状,臀部大小,屁眼的颜色,屄毛的颜色浓密、屄的大小颜色,三围尺寸几乎一样。

小雄吃惊地说:「像你们这样相似的真不多。我再看看別的吧。」

小雄趴在向玫身上,将鸡巴插进她的屄里,小雄慢慢感受,她抿着嘴,微闭着眼。过了一会儿,小雄拔出来,又插进向沁体内,慢慢体会,但由于向沁里面紧,而且阴道窄,小,很快就夹得小雄忍不住,小雄一激动,又射了。

向玫不幹了:「你偏心,每次给她时间都长,而且射在里面。」

向沁喜滋滋地反驳:「那你每次还先得到他呢。」

「那下次我们换。」小雄缓过神来,用手止住她们的拌嘴,小雄清楚两人如果这样下去迟早会水火不容的。

小雄不高兴地说:「吵什么呀,我想在谁那儿久些是我的问题,都是姐妹争什么,我在谁身上久些就不喜欢另一个了?不是嘛。」

两人都气鼓鼓的不说话,小雄宽慰地吻吻向玫,她气消了些,扑哧笑了:「谁同她争啊。」向沁也笑了。

小雄说:「这不就很好吗,其实,你两真的很相似,如果说有区別的话,向玫上身躺在上面更舒服些。向沁下面更窄紧些,所以每次进去就刺激得我要射。」

向沁看看向玫的身体:「你不是说我们连三围,乳房大小都一样吗。躺她身上怎么会更舒服些?」

「我觉得舒服些就舒服些,沒理由的。」小雄笑着说。

向沁用手摸摸向玫的乳房,又摸摸自己的「会有区別?」她还是想不通。

小雄说:「每个女人生理器官沒有绝对相同的,男人的每次感受也不同的。」

他们又研究起来,一直到深夜……

这对姊妹花真是绝世极品啊!肏她俩比肏谁都舒服,小雄肏三个女人,并保证每个人最少三次高潮,自己才能射一次。而肏这孪生姊妹花,让她们都来三次高潮难度就特別大!是因为她俩的屄太奇特了,一般的人恐怕进去不到五分钟就完蛋了。

上一篇:奇怪的枕头 下一篇:欲罢不能的一夜情真实版能人家商女高中生